则屿

喜欢的人是茨木童子

[切光]千秋尽

你我千秋尽,只求此时同。

链接发在评论处了

图片翻车了呜

24 22

[初夜][谢沈]刀与爱人·四

初七站在原处立了片刻,等隔壁的声音完全歇了才往外走。


瞳听到声音回过头,就见着那个不怕死的站在门口那看着自己,带着面具的脸隐藏了眉目,但目光中凌冽的气息却一分不少的传了过来。

“你走罢——”

瞳实在懒得理这一对主仆了,兀自一人灵活的转动着轮椅往黑暗处走了。


初七点点头,又想起了应了一声是,负着忘川急急从侧门要走。

沈夜的车在侧门停了。


高大的男人携着一身寒气从车上下来,叉眉拧起,又故作轻松般瞬息放下。

“你怎么样?”

“回主人,无碍。”

初七呆了一下,迅速回过神,态度端正的回了。

沈夜像是不信一样认真从头到脚扫了一遍,直到稍微走进闻到他身上馥郁的草药气息,和细不...

23

[初夜][谢沈]刀与爱人·三

最近与沈夜作对的人有些多。


初七抬起手中锋利的刀刃,挥下的时候甩出一道血珠,连成一根血线落在墙角,他了结了今晚最后一个[人]的性命。

这些近似[人]的怪物,阻挡了主人的道路,自然是要死在[主人]的刀下的。

从醒来那一刻就早已刻在心里的[道理]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。

不过这些天的确……杀了很多人了,但是沈夜的心情并没有一丝好转。

这才是让初七开始有些焦躁的原因。


虽然沈夜一直对[处理]掉那些[人]不置可否,甚至他那种模棱两可的态度一度让初七不知所措,但是初七也很清楚,处理掉这些人,沈夜会轻松很多。

所以才甚至是超负荷运转着这具[初七]的机器。


初七安静的低着头,像一具真...

28

[茨酒]旅人-1

我被他捕获,犹如被风捕获的飞蛾。

我曾经相信所有一切不可能,只因为他告诉我可以。

幼年时,他常常说我蠢笨。那时候我必须仰起头才可以看到他的眼睛,我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的繁星,那跳跃的光握住我的心,我就傻乎乎的点点头。

然后,他便会用他那还不宽大的手拍我的头,恶狠狠的再说一句。

蠢。

我时常是混沌的头脑里便更加乱成一团浆糊,他所带来的情绪和语句绕成一团,我就只能喏喏闭嘴不言了。

和他相比,我简直是比低微的尘土还要弱小,比愚蠢的单细胞草履虫还要蠢笨了。

他是无时无刻不在普照的恒星,他是无时无刻不在盛开的花,他比这世上一切值得夸赞的事物都要好。

他是我的小王子,他是我的玫瑰花。

我比他...

11

[毛莫][毛毛雨]目光·五

无伴侣做证 也踏破苏州夜静

让庭园扫兴

隔岸无旧情 姑苏有钟声

震荡过的内心只有承认

一旦久久的注视那么一个人,也许会连梦境也被毫不留情都侵占。

最后一味药,终是没能找到。

穆玄英躺在回稻香村的马车上,快乐的像是个与故乡久别重逢,终于衣锦还乡的孩子。

他干枯花白的发散了一地,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信纸,他一张一张的翻阅,那些简短的句子。

和莫雨一般简洁,干脆,当机立断。

他抬目一寸寸巡视这这属于他的部分。

然后把它们一张张精细的放在盒子里,连同那只留下半截的剑穗。

鲜血浸染,看不清原色的剑穗,和穆玄英破碎的心一同好好躺在那盒子里。

他再一次拂过陪了自己半生,也算是半...

1 7
 
1 / 5

© 则屿 | Powered by LOFTER